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平江石牛寨.天下第一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575|回复: 0

石牛寨人都要狠下心 借四十万赚钱买路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9 13: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前面的话:
  关于平江火电,幻梦曾查了一通宵的资料,准备去外地了解,因为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嘛,但最终觉得很无力而作罢……可石牛寨咱在这里长大的,总不能说没发言权吧?如本文被删,那么就是“你懂的”!如本号被封,那么“借40万赚钱买路虎去”!跟各位说声有缘再聚!

18061705_1360292825493_副本_副本.jpg
  昨天,一篇文章硬是把幻梦吓得不由自主地想喊“哎哟,吓坏本宝宝了!”
  啥文章把“天不怕地不怕遇上雷公打一架”的石牛寨人吓成这样?
  自然是那篇《湖南打造"互联网+精准扶贫""石牛寨模式"引关注》
  
  作为自幼在石牛寨山脚下长大的一个农村娃,咱看了这文的内容后愣了半天——
  8年前——咱村和邻村“村民晚上用的都是煤油灯”?“当地农民根本就不种植蔬菜”?
  ……
  8年后——“‘一年赚回一台路虎车’的故事在农民群体中口口相传”?“而像这样的例子,在石牛寨景区周边,不胜枚举。”?
  ……
  
  脑袋里冒出一大堆问号,幻梦差点以为自己穿越了……
  咱是从哪个朝代穿越过来的?现在又是穿越到啥年代了
  不说远了,就说九十年代,咱在老家读书时夜游板江桥、金山县时看到的那些个电灯光都是“磷火”么?
  “duang”!那都是成龙大哥来了咱镇子里用了特技么?
  
  等等,别急,别的不说,有一个问题咱终于找到答案了。
  原来石牛寨每逢旅游堵车不是别的原因,症结在于咱镇子里买“路虎”的人太多了!
  好一个醍醐灌顶啊!
  
  咱再好好拜读下这篇文——
  
  “和其他形式的扶贫不一样,旅游扶贫是有尊严的扶贫,是‘造血式’的扶贫。”从潘如意的话语中不难听出平江县对支柱产业旅游业的重视程度。事实上,很多的扶贫工作是对贫困对象的给予,甚至是施舍,但旅游扶贫更多地是提供与旅游业有关的工作机会,从人的心理上来说,当然更喜欢这种可预见性的致富机会,自食其力,多劳多得,然后改善自己的生活状况,没有人会不愿意。
  
  “和其他形式的扶贫不一样,旅游扶贫是有尊严的扶贫”“事实上,很多的扶贫工作是对贫困对象的给予,甚至是施舍……”(幻梦注:稍微听了下视频采访,咱注意到,潘是没有说施舍一词的,但不知作者为啥加了这么一句?而且不少地方更改了原意,难道不审稿的么?)
  
  啊!恍然大悟的幻梦泪流满面……谢谢领导的教诲!
  
  嗯嗯,再看一段,或许有更多获益——
  
  而说到对“贫困人口”的深刻感触,中惠旅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肖沛宇或许更有发言权。8年前,中惠旅集团入驻大坪乡,进行石牛寨景区的开发工作,回忆起8年前的状况,肖沛宇感慨良多,“那时候我们开发景区,就住在村民家中。大坪乡几乎都是泥巴路,村里面全村也没有通电,村民晚上用的都是煤油灯,洗澡也只能打水。因为土质沙化的关系,当地农民们根本就不种植蔬菜,买菜都要到很远的长寿镇上才能买到。”
  
  “是多么痛的领悟……”这歌词在幻梦耳边开始回响。
  原来,咱石牛寨人还有个名叫“贫困人口”,咱这“贫困人口”还一直都很富有,从来不种植蔬菜,很早之前就跟城里人一样,天天到街上去买菜吃了。
  要不,你告诉我,咱当年吃的啥下饭菜?光饭么?
  
  让幻梦脑补一下当年买菜的光景——
  
  “喂,是平江县城的的哥么?我这里是石牛寨啊,咱要打个的!”
  “没多远,你那到我这就几百里而已,钱什么的好说!咱要去长寿镇买个菜,几十里啊,懒得走!”
  
  “啥?太远了?不远,不远,咱开路虎不要半个小时!”
  “什么,神经?你才神经呢?刚哥是跟你开玩笑。哪来的车啊?镇子里没的士,平时咱都踩单车去的,早上去中午回,买的晚上的菜!”
  
  “对对对,大哥您说的是,以后买就买一个星期的菜,放冰箱里……”
  “咿呀,不对啊,大哥,8年后的新闻说我们村子里现在没电啊!”
  
  “喂喂喂,别挂电话呀!8年后咱狠下心借40万赚了钱买了路虎豪车要你好看……”

  本来幻梦有蛮多想说的,不过今天看到被“吓坏”的不止咱一个,所以偷个懒!转来被“吓坏”的石牛寨人所写的帖子一篇——




对中惠旅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肖沛宇及有关领导关于“精准扶贫”说法的几点质疑

  一、事情的缘由

  2015年12月16日下午,由湖南省经信委、省委网信办、扶贫办等多家单位召开的“互联网+精准扶贫”峰会在长沙豪庭大酒店召开。平江县副县长潘如意参加,投资大坪乡石牛寨旅游景点的中惠旅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肖沛宇作为五个发言代表之一发言。本次大会的发言代表本应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实事求是的态度,为湖南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精准扶贫战略的实施提供可资借鉴的实践范式。

  然而,中惠旅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肖沛宇俨然以大坪乡人民救世主的姿态和口吻,不惜抹黑大坪乡的历史,否认大坪乡在历届党委政府领导下取得的发展成绩。肖总裁在发言时说2007年她到大坪乡时大坪乡是三无,即无水无电无路。

  就在此前一天,即12月15日,腾讯大湘网黎姝琦记者以《平江石牛寨开启旅游扶贫:点煤油灯到开路虎》为题对平江县旅游扶贫模式进行报道。报道中称从与潘副县长聊天中得知:有人一年还清40万借款,还买了辆路虎车,像这样的例子,在石牛寨景区周边,不胜枚举。报道中还说“8年前大坪乡几乎都是泥巴路,村里面全村也没有通电,村民晚上用的都是煤油灯,洗澡也只能打水。因为土质沙化的关系,当地农民们根本就不种植蔬菜,买菜都要到很远的长寿镇上才能买到”(原网址为http://hn.qq.com/a/20151215/045725.htm)。
平江石牛寨开启旅游扶贫:点煤油灯到开路虎_大湘网_腾讯网.png

  12月17日,石牛寨旅游官网题为《平江石牛寨旅游区开启旅游扶贫》的新闻中说:“原本实打实的贫困人口聚集地大坪乡(现已更名为石牛寨镇),几乎家家户户都已经脱贫”(原网址为http://www.shiniuzhai.com/contents/17/1413.html)。
平江石牛寨旅游区开启旅游扶贫.png

  昨天,有大坪籍乡友在红网发出感概,指出这些说法与事实不相符。估计是平江县舆情监控部门通过各种途径对帖子进行了删除。但是对肖总裁这种文过饰非、粉饰太平、欺骗政府、沽名钓誉、贪天功为己有的做法大坪乡人民是不能接受的。在16日的峰会上,参加会议的平江籍记者当场就准备发问的,但由于时间的关系只好作罢。

  二、对肖沛宇总裁和有关报道的质疑

  1、你说8年前大坪乡无水无电无路,村民晚上点煤油灯。共产党英明领导下的人民政府在建国59年了,还让大坪乡人民过这种生活?事实上是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2006年以前大坪乡基本实现了村村通公路;上个世纪90年代大坪乡就已经告别了点煤油灯的时代。你抹黑大坪乡的过去粉饰现在用意何在?8年前党中央的扶贫政策大坪乡就没有落实吗?中惠旅股份有限公司不是大坪乡人民的救世主。大坪乡发展到今天是在上级政府的关怀下,历届乡党委乡政府班子与大坪人民共甘共苦的结果,不是你们来了才有的今天。你这样说不仅是对大坪乡发展历史的不尊重,也是对大坪乡人民的伤害。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整个平江历史的不尊重,对平江人民的伤害。也请问潘副县长,肖总裁所讲内容你是否事前知道。

  2、你们官网上说大坪乡几乎家家户户都已经脱贫了,请问:湖南省2014年12月发布的省级贫困村中为何还有黄龙山村、积谷村、西四村、罗龙村、南岭村、何染村、水沥村、孚东村、孚西村。为何岳阳市政协至今还在孚西村扶贫,为何今年4月23日,市政协主席赖社光到孚西村调研扶贫工作。从报道来看,黎记者是采访过潘副县长,那么再请问潘副县长,这么多贫困村你去过多少村,走访过多少贫困家庭。

  3、肖总裁说8年前大坪乡农民们根本就不种植蔬菜,买菜都要到很远的长寿镇。请问你在大坪乡生活了多久,大坪乡历来土地肥沃,农民勤劳勇敢,即使没有你们来,大坪人民也还是能够自给自足的,谁都知道,家家户户的蔬菜都是自己种植自己食用;买菜买东西也不会舍近求远去40多公里的长寿镇,只会去临近的虹桥镇。被你说成要到很远的长寿镇。党和政府一直关心大坪乡人民的生活,千方百计造福人民,加强基础建设。你此番伤害大坪乡人民情感的厥词用意何在?

  4、潘副县长对记者说“一年还清40万借款,还买了辆路虎车”。的确大坪乡境内至今购买路虎豪车的有一人艾某来。他是在旅游景点发展后通过勤劳致富发家的。但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石牛寨景区管理办公室地址就是他原来的住房,后来公司让其搬迁在目前景区的黄金地段。如果没有搬迁,没有指定的黄金地段,很难想象他现在每年上百万的收入。景区一带还有多少经营户不知道潘县长统计过没有,真的都富裕了吗?再问你们统计过吗?事实上石牛寨旅游受益的范围仅仅限于新义村、新坊村等少数几个靠近景区的村。你们说旅游精准扶贫,大坪乡还有9个贫困村如何精准扶贫。

  据报道,石牛寨将成为湖南首个智慧景区,将与大湘网签约智慧景区二期合作,行智慧旅游的战略开发与布局。这的确是大坪乡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提高的机遇。但是,任由一个这样不尊重历史、随意歪曲事实、俨然把自己当成救世主的企业,把其夸大其词的说法作为精准扶贫的范式,不知道到底效果如何,说不定会误导政府的决策。

  三、大坪乡人们、乡友的要求

  历来善良淳朴、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2.3万大坪乡人民需要脱贫致富,但不需要任何施舍。大坪乡的今天是县委县政府远见卓识的战略,历届党委政府不懈努力,全体大坪人民自强不自、努力进取的结果。不是你中惠旅股份有限公司的开发才有现在的,也不是你肖总裁个人的施舍。请不要抹黑过去,鼓吹现在。为此:强烈要求肖总裁以书面的形式在石牛寨官网向大坪乡人民和网友就“8年前无水无路无电,晚上点煤油灯”的说法进行道歉;石牛寨景区官网就“几乎家家户户都已经脱贫”的说法进行道歉说明。

  一群寓居外地的大坪乡子民

  2015年12月17日

本文由石牛山民发表于天涯论坛
下附相关新闻报道之一原文
平江石牛寨开启旅游扶贫:点煤油灯到开路虎

  文/黎姝琦 图/彭矞富 视频/郭达克

  一座高空玻璃桥的出现,引爆了2015湖南旅游最具话题性的热点,惊险、刺激、好玩,是游客送给它最重要的关键词,平江石牛寨,因而成为最红火的新晋景区。

  今年,中惠旅集团与腾讯·大湘网共同打造全国首个互联网+智慧景区集群,进行智慧旅游的战略合作与智慧景区的全面开发,石牛寨也成为湖南首个智慧景区。国庆七天,仅微信上的门票销售成绩,就突破了100万,单月突破400万,而在明年线上销售全面倾向微信购票时,这个数字还将更为可观。而在16日举行的互联网+精准扶贫高峰论坛上,中惠旅也将和腾讯·大湘网签约智慧景区的二期合作,更加深入且全面地进行智慧旅游的战略开发与布局。

  事实上,无论是中惠旅,还是这座诞生在平江石牛寨的全国首座全透明高空玻璃桥,它们并不仅仅局限在一个游玩的好去处上,这背后的旅游产业运作,与“互联网+”的紧密结合,以及对平江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经济贡献,才是更值得探讨的部分。

  “造血式”的旅游扶贫,才能真正带动经济

  众所周知,平江县是国家级的贫困县,到2014年底,全县还有建档立卡的精准扶贫对象14.55万,这个并不算太乐观的数字,今年却在“旅游产业”的角度找到了突破口。平江县副县长潘如意说,2015年,全县旅游人次920万,相当于去年的3倍,旅游产业创造的直接税收超过1000万,加之平汝高速等交通路线的拉通,才能让平江的旅游经济全面提速。

  “和其他形式的扶贫不一样,旅游扶贫是有尊严的扶贫,是‘造血式’的扶贫。”从潘如意的话语中不难听出平江县对支柱产业旅游业的重视程度。事实上,很多的扶贫工作是对贫困对象的给予,甚至是施舍,但旅游扶贫更多地是提供与旅游业有关的工作机会,从人的心理上来说,当然更喜欢这种可预见性的致富机会,自食其力,多劳多得,然后改善自己的生活状况,没有人会不愿意。

  在这样的良性循环中,原本实打实的贫困人口聚集地大坪乡(现已更名为石牛寨镇),几乎家家户户都已经脱贫。
  一年还清40万借款,还买了辆路虎车

  这是发生在平江县大坪乡的真实故事。在与潘县长聊天的过程中,她告诉我们,今年年初,有位村民看到石牛寨愈发火爆的旅游状况,狠下心对外借了40万,然后在景区周边开了一家规模较大的餐馆,原本打算两年收回成本的他,根本没想到,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不只把40万的欠款还清,还买回了一辆路虎的豪车,日子过得是越来越滋润了。

  而像这样的例子,在石牛寨景区周边,不胜枚举。

  因为石牛寨景区的大量曝光,提到平江,就想到石牛寨,加上人们对于“高空玻璃桥”的猎奇心理,大量的省内和周边省份的游客涌向平江,一到周末,石牛寨周边的酒店几乎都是客满的状况,而全县将近400家酒店,入住率也几乎都在70%以上,县城里原本的“烂尾酒店”,现在都成了投资商眼中的“香饽饽”,纷纷想拿到经营权,以求能在旅游产业中尝到更多甜头。“或许,我们把这种旅游扶贫带来的成效称为‘石牛寨模式’也不为过”,潘如意把石牛寨景区依靠互联网+优势带动旅游周边产业的发展,称之为“石牛寨模式”。

  回乡创业的人越来越多,留守儿童反而变少了

  贫困与劳动力的分布不均,是有很大关系的。应该说,在旅游产业没有带动起来之前,平江县的主要青年劳动力,几乎都走出平江,南下去打工,家里剩下的就是老人与小孩。缺乏主要劳动力,不只是经济收入难以得到快速提升,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和留守儿童的问题,也会愈发加剧。

  当“一年赚回一台路虎车”的故事在农民群体中口口相传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回到平江,回到石牛寨景区附近的乡镇,加入到旅游的周边产业当中。自然而然,孩子的成长得到了父母的陪伴,老人也能尽享天伦之乐,这在一方面,也缓解了平江当地的社会问题。

  不只南下的人回来了,平江当地的年轻人,也利用“互联网+”的优势,开了不少专卖平江特产的网店,月收入过万根本不成问题。

  8年前的石牛寨,当地村民仍用煤油灯

  扶贫工作当然不会一蹴而就,即便到现在为止,平江县全县仍有191个贫困村,尤其是居住在罗霄山脉北部的农民,很多都是贫困人口。平江县扶贫办的叶剑芝主任也说,这项工作并不好开展,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从精准识贫到驻村帮扶,这当中也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只有精准核定了“贫困人口”,才能把扶贫工作落到实处。包括扶贫搬迁、危房改造等工作,一项一项结合起来,才有机会减少更多的贫困人口,以求帮助更多人退贫。

  而说到对“贫困人口”的深刻感触,中惠旅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肖沛宇或许更有发言权。8年前,中惠旅集团入驻大坪乡,进行石牛寨景区的开发工作,回忆起8年前的状况,肖沛宇感慨良多,“那时候我们开发景区,就住在村民家中。大坪乡几乎都是泥巴路,村里面全村也没有通电,村民晚上用的都是煤油灯,洗澡也只能打水。因为土质沙化的关系,当地农民们根本就不种植蔬菜,买菜都要到很远的长寿镇上才能买到。”

  但即便是这样的环境,村民们对于旅游致富仍有着强烈的愿望,对于肖沛宇和她团队的工作,也非常支持,不少大爷大妈会在肖沛宇的团队跳早操的时候,跟着他们一起舞动,“这是种变相的支持吧,也许他们会觉得,石牛寨能好起来,他们也才能好起来”。

  可8年的等待其实是相当漫长的,过程中也会存在很多不解与失望,但还好,经过了长时间的沉淀,今年,石牛寨景区迎来了真正的爆发期,这条旅游产业链上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他们理想中的曙光。

  景区将停车坪的一部分免费开放给农民来买平江香干等特产,不少当地人也成为石牛寨景区的员工,从售票到导游,很大一部分都是当地人。还有一位原本在长沙打工的阿姨,辞去了工作,回到平江卖雨衣,肖沛宇说,自己一开始也没有想到,景区的开发与发展,能够帮助到这么多人解决就业问题甚至是发家致富。今年,因为石牛寨的火爆,原本所属区划的大坪乡,甚至已经更名为石牛寨镇。

  “石牛寨模式”可以被复制到更多地方

  石牛寨的成功当然不单纯指向了旅游产业的朝阳性,更多地也是借助了“互联网+”的优势。肖沛宇说,与腾讯·大湘网的战略合作,使得中惠旅集团在景区管理与经营上走在了前面,互联网+电商,帮助石牛寨的门票销售有了全新突破;互联网+旅游,又令石牛寨当地村民得到最可观的收入;而在以腾讯·大湘网为首的“互联网+传媒”的话题引爆,更使得中惠旅与石牛寨在今年成为了众多游客的“首选旅游目的地”。今年12月3日,中惠旅景区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登录新三板,在资金的支持下,旅游扶贫的工作也将做得更加到位。

  其实,平江县远不止石牛寨一个景区,连云山、福寿山、纯溪小镇、白寺村(《爸爸去哪儿》第一季拍摄地)……这些丰富的旅游资源,使得旅游产业成为平江县的支柱产业,也为精准扶贫开辟了一条更为“精准”的道路。“石牛寨模式”的精准扶贫,完全可以复制,并且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去开发、创新。如果说石牛寨讲究的是年轻人喜欢的惊险刺激,那么纯溪小镇与白寺村的亲子游方向,连云山和福寿山的避暑之旅,完全都可以打造成另一张旅游名片,传递给更多热爱旅游的人。

  附腾讯评论截图——

平江石牛寨开启旅游扶贫:点煤油灯到开路虎评论.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平江石牛寨.天下第一吧 ( 湘ICP备13004676号-4 )

GMT+8, 2021-10-28 13:29 , Processed in 0.09193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